联系我们

  • 咨询电话:0551-65533119
  • 咨询微信:
  • 商会地址:合肥市包河区和地大厦16楼
  • 商会官网:www.quanjiao.biz
美文美图

胜春翠兰

来源:合肥全椒商会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09   浏览:  次
到时已是傍晚,落脚于大别山腹地的青天乡。新雨过后,街道干净的宛如洗过一般,一抹春霞涂染在西山之上。黄尾河从街中心穿过,迤逦而去,冲

到时已是傍晚,落脚于大别山腹地的青天乡。新雨过后,街道干净的宛如洗过一般,一抹春霞涂染在西山之上。

黄尾河从街中心穿过,迤逦而去,冲刷出一个充满生机的谷地:胜春时的牡丹尚在含苞待放中,枝叶蔓延在土墙四周,冷水中的茭白绿的正旺盛,明日清晨可以直接采摘来生吃,甜甜的,滋味悠长。新月将四维群山高不可攀的轮廓线描绘出,悠悠地,绣在天际,一重又一重,写意地流向晚霞飞起的地方,我不禁在想:那最高天际线下的森林中,    今夜会开什么样的花儿来?

突然,一阵“突突”声,从黄尾河桥头开来一辆手扶拖拉机,车斗里黑压压地坐了十几个女子。这些女子,都戴着清一色的箬竹编织成的帽子,脸庞黝黑,几乎可以融入到暗夜中,只有一对水灵的大眼睛忽闪着,当地的人说,她们都是从牛棚沟采茶回来的。

车上满载刚刚采摘来的翠兰鲜叶,在路灯下,墨绿色,折射出耀眼的光泽。抓一把,凑近鼻前,一股股清雅的兰香从鲜叶中流淌出来,随着晚风,吹响河谷的下游,泛在水面上,与淡淡的水雾融合在一起,久久不散。

在满是樟树香气的民居中入眠,清晨很早醒来,却是饱满的精神鼓胀着躯体。接待的村民指着远处的高山说,采茶的女子们已经徒步去深山了,直到太阳升起的时候,她们才能到达。那是一片荒芜了五十年的茶园,翻过三座山,黄尾河的上游,牛棚沟水库旁,开满兰花与野生的杜鹃,荆棘中,茶树碧绿的可爱。

二个小时的徒步,三华里的杉树林、二千米的翠竹园、悠长而不知尽头的环溪小道。沿途香椿正发,野笋茁壮,各色野花铺满前行的小道,几乎没了路迹。谷地中的人家都搬到镇上去了,大别山典型的排屋建筑,躺卧在杂草中,诉说着曾经的峥嵘岁月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听到了婉转的岳西话。远远望去,紫色的太阳帽挂在盛开的杜鹃花枝中,茶壶整齐地排放在雏菊丛,宛如西洋油画的静物,但却寻不到一个女子与茶树的影子。

寻到的第一个采茶女说,五十年了,杂树长满了茶园,,兰草把茶树覆盖了,乱石也挡住了你的视线。我们采茶时,眼中只有嫩嫩的茶尖,茶在哪儿,路边延伸到哪儿,哪怕脚下是碎石与堆云,荆棘攀上衣裙,手臂上扎出一道道血痕。

回程的路上,遇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放牛人,他悠闲地拿着牛鞭儿,望着高处。这是当地的一个名人,每年初春,他会买来二十头牛,放入山中,只待大雪封山,牛儿们没了食草,自然在春节前回到他的牛圈。

一群人恳求他,能不能卖点牛肉给我们?他骄傲地把手中的牛鞭一挥,指着茫茫群山说: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........

 

文/陈发祥

手机访问:胜春翠兰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相关阅读